欢迎访问:【艺缘网】旗下-香港书画网

推荐

书画名家评分排行榜

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名家  »  吴祖光画廊

吴祖光
  • 吴祖光画廊

    加载中
  • 职位:
  • 姓名吴祖光,别名吴召石、吴韶,性别男,出生1913年,籍贯江苏,艺术家类别艺术家;,擅长书法;
  • 画廊类型:书画名家
  • 吴祖光相关作品等资料请发至邮箱hkartyy@163.com免费发布
  • ↓.↓.↓评分最高者在网站首页免费显示↓.↓.↓
  • 吴祖光简介 | 更多...

  •      吴祖光 又名吴召石、吴韶,现代著名剧作家、导演。

    原籍江苏武进,1917年4月21日出生于生于北京东城小草厂的一所大宅院里,家庭为吴祖光提供了一个文学的环境。

    其父吴瀛,曾参加创办故宫博物院,精于诗文书画、篆刻和古文物鉴赏,

    对吴祖光的文学生涯有深刻影响,

    同年吴祖光毕业于北京孔德学校。

    在中法大学文学系学习一年后,应聘任南京戏剧专科学校校长室秘书。

    1934年发表的小说《宫娥怨》,是其处女作。

    七七事变后,随剧校到湖南、四川担任语文和中国戏剧史的教学。

    1936年于中法大学文科肄业。

    1937年,吴祖光任南京国立戏剧专科学校校长室秘书,同年创作抗日话剧《凤凰城》,成为全国戏剧界与日本侵略者进行斗争的有力武器。

    随后几年间,他创作了《正气歌》、《风雪夜归人》、《林冲夜奔》、《牛郎织女》和《少年游》等剧作声震剧坛,以上作品均收入《吴祖光戏剧选》。

    1945年,他主编的《新民晚报》副刊率先发表了毛泽东的词作《沁园春·雪》。

    1946年,他在上海创办《新民晚报》“夜光杯”副刊和《清明》杂志,还创作《捉鬼传》和新剧《嫦娥奔月》,声讨国民党的反动统治,

    后受国民党反动派的迫害逃亡香港。

    1947年,他在香港编导了《国魂》、《莫负青春》、《山河泪》、《春风秋雨》和《风雪夜归人》等电影。

    新中国成立后,吴祖光陆续创作出反映纺纱女工的电影《红旗歌》和儿童剧《除四害》等作品。

    1954年后,吴祖光导演了电影《梅兰芳舞台艺术》、《洛神》、《荒山泪》,为梅兰芳、

    程砚秋两位京剧艺术大师留下了极其珍贵的资料。

    1963年,他与妻子新凤霞合作改编了评剧《花为媒》,成为了评剧舞台上的成功佳作。

    此外他还创作了《武则天》、《三打陶三春》、《闯江湖》、《新凤霞传奇》和《三关宴》等大量作品。

    1937年─1948年吴祖光任南京国立戏剧专科学校讲师,重庆中央青年剧社、

    中华剧艺社编导,

    《新民晚报》副刊编辑,《清明》杂志主编,香港大中华影片公司编导,香港永华影业公司导演。

    1949年后吴祖光任中央电影局、北京电影制片厂导演,牡丹江文工团编导,

    中国戏曲学校、

    中国戏曲研究院、北京京剧院编剧,文化部艺术局专业创作员,中国文联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常务理事、

    副主席,

    友谊出版公司名誉董事长。

    1957年曾被错划为右派,下放北大荒劳动。

    1960年回到北京,先后在中央戏曲学校实验京剧团和北京京剧团任编剧,写有《武则天》、《凤求凰》和《三打陶三春》等剧目。

    1979年调文化部艺术局从事专业创作。

    粉碎四人帮以后,写了京剧《红娘子》和话剧《闯江湖》,都颇受欢迎。

    他是第五届至八届全国政协委员。

    建国后吴祖光出版了戏剧集《风雪集》、散文集《艺术的花朵》,同时还执导了多部艺术影片,

    其中的《梅兰芳舞台艺术》、《洛神》、《荒山泪》等为后世留下了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程砚秋的珍贵资料。

    1960年回北京实验京剧团和中国戏曲研究院任编剧,创作了《三打陶三春》、《三关宴》等京剧剧本,所改写的评剧《花为媒》的电影剧本堪称传统戏翻新的典范之作。

    “文革”后,吴祖光创作了取材于妻子新凤霞生活经历的话剧《闯江湖》。

    2003年4月9日,因冠心病发作,在北京逝世,享年86岁。

    作品回顾

    ▲《三打陶三春》

    20世纪60年代吴祖光作品,1983年被长春电影制片厂拍为彩色舞台艺术故事片。

    五代时,流落江湖的好汉郑恩路经蒲城县,因偷西瓜,遭到看瓜女陶三春的痛打。

    赵匡胤见她才貌出众,从中撮合,郑恩与陶三春订下姻缘。

    周世宗柴荣登基后,封赵匡胤为南平王,郑恩为北平王,并恩准郑恩与三春完婚。

    三春自别后也日夜思念郑恩,钦差要她进京完婚,她不穿凤冠霞帔,骑一头小毛驴,领弟弟陶虎赶往京城。

    他们来到汴京城外十里堡,遇到赵匡胤和郑恩派出的大将高怀德。

    高怀德乔装成红胡子响马,扬言要陶三春做他的压寨夫人。

    陶三春闻言大怒,与之交手,经过一番酣战,陶三春击败了“响马”。

    高怀德在无奈之中,吐出了真情。

    陶三春闻讯后,怒火中烧闯入皇宫,欲找郑恩算账。

    郑恩见陶三春闯入金殿,悄悄躲藏起来。

    柴荣见三春目无朝纲,命御林军将她拿下,御林军又被三春打得落花流水,大将高怀亮也被打得一败涂地。

    柴荣只得命赵匡胤连夜去找郑恩,给他们成婚。

    郑恩询问十里堡战果如何?高怀德谎称他暗射雕翎箭,把三春射下坐骑。

    郑恩听后,以为煞了三春的威风,随即回府完婚。

    郑恩为摆王爷架子,在洞房中连称口渴,要三春给他倒茶。

    三春强压怒火,不予理睬。

    当他发现桌上放着卖油梆子,以为三春有意羞辱于他,要丫环取家法惩治三春。

    三春忍无可忍,与郑恩动起手来,几个回合就把郑恩打翻在地。

    郑恩自知不敌,跑出洞房,连呼高怀德助阵。

    高怀德已跑得不知去向。

    柴荣、赵匡胤闻讯后赶来劝架。

    陶三春当着他们的面,立卖油梆为郑家家法,以示永不忘本。

    郑恩跪地赔礼认错,夫妇言归于好。

    柴荣封陶三春为一品勇猛夫人,准予参与朝政。

    ▲《花为媒》

    1963年长春电影制片厂出品,吴祖光编剧,

    此电影剧本被誉为传统戏翻新的典范之作。

    王俊卿与表姐李月娥,青梅竹马,两小情笃,相誓永结百年之好。

    王母思孙心切,托 阮妈为俊卿说亲,阮妈为他说合了才貌出众的张五可,俊卿不从。

    王母几经诘问,俊卿吐露真情,非月娥不娶,绝不移情他人。

    王母无奈,又托阮妈去月娥家说亲。

    月娥之父李茂林认为男女私情,有失大体,坚决不允婚事。

    俊卿得悉此情,病况日重。

    王母忧心如焚,阮妈献计,怂恿俊卿去张家花园相亲,她认为只要俊卿见到五可,定会喜爱五可,

    便可玉成此事。

    但俊卿病重,不能前往。

    阮妈又生一计,请其表弟贾俊英代为相亲。

    俊英与五可在花园会面,五可见他一表人才,举止潇洒,赠与定情信物红玫瑰一朵,以示相许。

    俊英将红玫瑰转赠俊卿,俊卿坚拒不受,阮妈又向王母献策,不妨先将五可娶来,俊卿势必就范,

    王母颔首,相约定期迎娶。

    月娥闻讯,不胜痛苦,月娥母深谙女儿心事,乘其父不在家中,采用冒名送女之计,

    抢先将月娥送到王家与俊卿拜堂成亲,

    待五可花轿到来时,他们已经完婚。

    五可见状,怒不可遏。

    她大闹花堂,随即闯进洞房,严词质问俊卿,俊卿语塞。

    阮妈见此情状,不知如何是好,忽然发现站在一旁的贾俊英,即将他拖入洞房。

    于是,两对情人,笑逐颜开,各遂所愿。

    《花为媒》精彩唱词选段

    赠君玫瑰君莫笑

    (张五可唱)叫一声王俊卿你来得正好,顾不得女孩儿家粉面发烧;

    我的心止不住扑扑突突地乱跳,有句话我要问问你呀,仔细你听着,婚姻事应不应得我不恼,好不该说我不值半分毫;

    你说我心不灵,我这手不巧,又说我貌丑无才我的身段不苗条。

    今日里到花园我们见了面,我让你仔仔细细把花瞧;你看看红玫瑰,再看看含羞草,你看看这藤萝盘架,

    再看看柳弯腰,

    你看看兰花如指,再看看芙蓉如面,看一看我这满园的鲜花美又姣。

    走一步,凤展翅;走两步,彩云飘;五可走了一个连环步,钗环响亮声音高,可笑你小小的书生为花颠倒,

    意悬悬眼灼灼你魂散魄消。

    这才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张五可唱)张五可用目瞅,从上下仔细打量这位闺闺女流;

    只见她的头发怎么那么黑﹖梳妆怎么那么秀﹖两鬓蓬松光溜溜,何用桂花油﹖高挽凤纂不前又不后,

    有个名儿叫仙人髻。

    银丝线穿珠凤在鬓边戴,明晃晃走起路来颤悠悠,颤颤悠悠恰似金鸡乱点头。

    芙蓉面,眉如远山秀,杏核眼灵性儿透,她的鼻梁骨儿高,相衬着樱桃小口,牙似玉,唇如朱,不薄也不厚,

    耳戴着八宝点翠叫的什么赤金钩。

    上身穿的本是红绣衫,拓金边又把云子扣,周围是万字不到头,还有个狮子解带滚绣球。

    内套小衬衫,她的袖口有点瘦;她整了整妆,抬了一抬手,稍微一用劲,透了一透袖;露出来十指尖如笋,

    她这腕似白莲藕,

    人家生就一双灵巧的手,巧娘生下这位俏丫头下身穿八幅裙掐百褶是云霞皱,

    俱都是锦绣罗缎绸。

    裙下边又把红鞋儿露,满帮是花,金丝线锁口,五色的丝绒绳又把底儿收。

    巧手难描,画又画不就,生来的俏,行动风流,行风流,动风流,行动怎么那么风流。

    猜不透这位好姑娘是几世修﹖美天仙还要比她丑,嫦娥见她也害羞。

    年轻的人爱不够,就是你,七十七、八十八、九十九……年迈老者见了她,

    眉开色悦,

    赞成也得点头。

    世界上这样的女子真是少有,这才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风雪夜归人》

    本剧为吴祖光代表作,完成于1942年,

    1948年由吴祖光亲自导演拍成电影,

    由香港大中华影业公司出品。

    上世纪40年代末期,在一个酷寒的风雪之夜,一个人踉踉跄跄地从坍塌的围墙缺口走进富家苏弘基的花园,

    手扶着那株枯萎了的海棠树,似在找寻他过去留在这儿的影子。

    20年前,这座大城市里有一个出身贫寒的京剧男演员魏莲生,以演花旦红极一时。

    达官贵人、妙龄男女,甚至一般市民都被他的声色所倾倒。

    他交往甚广,常为穷苦的邻居纾危济困,颇受人们的敬慕。

    以走私鸦片起家的法院院长苏弘基,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

    他的四姨太玉春原是个烟花女子,后被苏弘基赎出为妾。

    玉春怀着一颗争取自由幸福的火热的心,不甘心于囚笼般的富贵生活。

    她以学戏结识了魏莲生,向他倾诉了自己悲惨的身世,后趁莲生到苏府祝寿演出之前,将他请到自己的小楼上。

    他们二人过去的遭遇相近,又都沦为阔老们消愁解闷的玩意儿,失去做人尊严,因而由怜生爱,并商定私奔,

    走向自由。

    这时,莲生从窗口摘下一枝海棠花送给了玉春。

    不料这一切都被由莲生推荐给苏家当管事的王新贵窥见。

    善于阿谀的小人竟忘恩负义将此事禀报了苏弘基。

    当玉春按约出走之际,王新贵带领几名打手把玉春抓回,莲生则被驱逐出境。

    二人依依话别,从此天各一方。

    20年后,莲生拖着过早衰老的病体重回故土,但已物是人非,玉春已被苏弘基送给天南盐运使徐辅成为妾。

    莲生感慨万分,在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悄然死在海棠树下。

    编辑本段往事略集

    ▲“二流堂”奇冤

    对于自己的际遇,吴祖光在生前也有过检视和回忆。

    “二流堂”是他无法摆脱的创伤记忆。

    1913年出生的画家黄苗子,80年代末旅居澳州近十年,担任昆士兰格里菲斯大学客座教授,

    他是二流堂的亲历者和见证人。

    他在北京的寓所接受记者的访问时说:二流堂是一个荒诞的滑稽剧。

    二流堂最初的形成和一个叫唐瑜的人有关。

    唐瑜是仰光华侨,1930年代初期便活跃于上海的电影界。

    据说是由于反对家庭包办的亲事,逃婚到上海,然后辗转到了重庆。

    唐瑜有一个胞兄在仰光,是富有的商人,这个富有的哥哥重手足之情,对兄弟关怀备至,唐瑜的哥哥给了他一把金梳子,

    跟他说如果没钱了,就折一个梳齿可以换钱。

    唐瑜拿着这把梳子突发奇想,把金梳子卖了,用换来的钱盖房子。

    新房不断修建起来,建屋就地取材,大都采用当地极易取得的巨大的竹子捆绑起来做成屋架、

    门、

    窗,然后里外抹灰,加盖屋顶,便成为居室,这种在当地统称为“捆把房子”的建筑经过细致的加工,完全可以成为漂亮的西式住宅。

    唐瑜先后修建起不止两三处住房,都是提供给朋友居住,他的第一套房子“依庐”就是给夏衍一家住的。

    吴祖光在他的回忆二流堂的文字中写道:唐瑜最后建造的最大的一幢房子,就在中一路四德里下坡的四德村,

    有一个很宽敞的大客厅和三间住室,装修比较考究,取了一个名字,叫做“碧庐”。

    “碧庐”与“壁炉”同音,唐瑜特别喜欢壁炉,大客厅里砌了一个很讲究的漂亮壁炉。

    黄苗子说,唐瑜的碧庐,在重庆文艺界是一个引人的去处,朋友们都愿意到这里来聚,

    碧庐就像现在的沙龙或者俱乐部。

    那段时间吴祖光是碧庐的活跃人物,重庆的岁月是吴祖光人生中鼎盛的时期。

    在重庆,话剧成了最受大众欢迎也最为时尚的文化活动,吴祖光创作的《正气歌》、《少年游》、《牛郎织女》都成了一时的热门好戏。

    碧庐在鼎盛的时候住过十几位房客。

    有一天徐冰(徐冰在解放以后是统战部长,当时在重庆分管文艺)和郭沫若来碧庐,住在那里的人还没起床。

    徐冰就说这些二流子真是懒惰,实际上当时大家都参加演出,结束的时候都是半夜三四点钟。

    那时候大家刚学会了一个陕北词“二流子”,郭老就说给他们起个名字就叫“二流堂”吧。

    “二流堂”的名字就叫起来了。

    但吴祖光对这个名词没有什么好感,他写作一直勤奋,也不爱过多地聚众聊闲天。

    抗战胜利之后,大家各奔前程。

    1947年,吴祖光去了香港,到香港后,他改行做起了电影导演,这项工作给他带来了新的知名度和丰厚的收入。

    吴祖光回到北京是在1949年9月。

    在他面前是一个新的国家,同时等着他的,还有一份美满姻缘。

    那时演员戴浩与虞静子夫妇在东单西观音寺34号租了一所老式的大洋房,进门是一排六间平房,

    相连一幢宽大的楼房,分租一间楼房给盛家伦,楼下一大间住的是音乐家邬析零全家,另外还有一个跨院的两间平房由黄苗子和郁风租住,

    老朋友又在这里聚头了,还是当年碧庐旧人。

    于是马上就传播开,都说是“二流堂”在北京重建起来了。

    吴祖光租住了进门六间一排的平房。

    他和新凤霞就是在这里结婚的。

    新凤霞从小被卖到天津,生长在一个天津的贫民窟里。

    父亲是卖糖葫芦的,母亲大字不识,一家人靠她唱戏养活。

    她6岁学戏,14岁就当了主演。

    1949年,新凤霞22岁的时候开始到北京闯天下。

    在北京她认识了吴祖光。

    在北京,吴祖光和新凤霞的婚姻名动一时。

    吴祖光在“二流堂”是个活跃人物,经常有艺术青年到他那里去。

    杜高、钱庄、陶冶常聚在他的周围。

    这批人就被当成“二流堂”的“小家族”。

    1954年,深受“二流堂”人际之累的吴祖光新买了一所坐落在帅府园马家庙9号有18个房间的四合院,他把住在上海的父亲和母亲接来北京同住,

    那时父亲已中风卧病多年。

    “二流堂”在“肃反”运动中出了事。

    当时有人觉得这个地方很奇怪,为什么很多艺术家都在那里出出进进。

    老的齐白石、梅兰芳,年轻的杜高、田庄这些人,艺术界的音乐界的,那么多人聚在一起。

    很多人就开始怀疑。

    随后,“二流堂”的“小家族”的成员被定性为“胡风反革命集团”成员,来往于“二流堂”的人被认为是“胡风集团”的外围组织受到审查。

    1957年“二流堂”再度受到审查,一个专案组来问:你们在这儿干什么?其实没干什么,

    就是谈谈文艺,

    聊聊天。

    专案组不信。

    画家张仃在1957年之初很想办一本杂志,当时就等着批复申请。

    这个事情也让专案组记录在案,说“二流堂”要办机关刊物。

    很多人追问为什么建立“二流堂”的组织,被问到的人都说,根本就没有这个组织。

    但是有人故意落井下石,说“二流堂”有堂印。

    因为盛家伦找王彦祥的哥哥刻了一个篆刻““二流堂””,当时就说是堂印。

    吴祖光买了几幅年画,年画画的是几个小孩,题名叫“玩不厌”。

    吴祖光喜欢那个“玩不厌”,给每个朋友送了一份。

    他把“玩不厌”挂在墙上,别人都没有挂,那幅“玩不厌”就被人当成“二流堂”的堂徽。

    当时匈牙利出现了“裴多菲俱乐部”事件。

    “二流堂”就被看成中国的“裴多菲俱乐部”。

    1957年反右开始以后,“二流堂”不少人就被划为“右派”。

    这年5月间党中央发出号召,要求大家帮助党整风,“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言者无罪,

    闻者足戒”。

    吴祖光已经停止了他一向不感兴趣的电影工作,急于写出新的话剧本,已定名为《吹皱一池春水》。

    但是家里不断来人,屡屡打断他的写作,有很多报纸杂志的记者,有很多议论当前形势的朋友,甚至有老前辈担任文化领导的人物,

    要吴祖光陪着去民间小剧团“放火”,更有说明白是奉命来要吴祖光发表意见,写文章给领导提意见。

    而吴祖光对文艺界的领导也确是意见不少;但是吴祖光在他的家里遇到了阻力。

    阻力来自妻子新凤霞,新凤霞听到吴祖光的一些意见,十分反感,甚至害怕。

    她认为,在旧社会受尽苦难,多亏共产党救了她才翻了身;今天的领导方式尽管有问题,也比旧社会强多了。

    吴祖光说:“这回是共产党要大家提意见的,为了改进工作,又是毛主席让提的。

    ”她说:“那也不许你提!”

    5月31日,周扬、阳翰笙邀请吴祖光出席全国文联的一个会议,

    而且派人派车来接,汽车在大门外揿喇叭,接的人在一旁催,一向温顺的妻子却一反常态坚持不肯放行。

    新凤霞叉着腰站在门口不许吴祖光出去,事情毫无转弯的余地,吴祖光狠狠劲一把把妻子推开就走了。

    他听见妻子哭了,但是他没有回头,跑出院子,出了大门,上了车。

    吴祖光回忆说:“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对女人这么粗暴,真够我一生后悔的。

    从后果来说,妻子的拦阻是对的。

    那天的与会者只有马思聪、金山等五六个人,吴祖光在那次会议的发言后来被前辈田汉先生加了一个标题:

    《党“趁早别领导艺术工作”》,在报上公开发表,

    成为吴祖光反党的铁证。

    吴祖光被打成了“右派”,并注明是反革命右派分子。

    1958年早春的一个凌晨,大雪纷飞,吴祖光到父母亲的住室去和老人告别。

    他要和一个有500人的庞大的右派大队去北大荒劳动改造。

    早在几个月前吴祖光开始受批判时,就把一切有关的报纸刊物收起来不让父亲看见,因此病中的父亲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也不知儿子要到什么地方去,分别时他是笑着的。

    那时吴祖光也不知这是与父亲的永别。

    第二年父亲去世,吴祖光在春耕的大田里劳动时收到北京的报丧电报已经过了半个月。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最初,风暴并没有波及到吴祖光头上,

    当“走资派”和当权者们统统被揪出来后,老右派们才重又被拎了出来。

    “二流堂”的问题又被提了出来,这次,堂主已不再是吴祖光了,夏衍成了后台老板,而实际上的斗争矛头则指向了周恩来。

    “二流堂”就被政治化了。

    开始还是思想意识的问题,“文革”时就被定性为“反党、反革命、反社会主义集团”受到批判。

    这次来头就大了。

    江青亲自抓这个案子。

    “二流堂”的人就被关起来了。

    吴祖光再次下放劳动,黄苗子和郁风被关到监狱,戴浩被劳改。

    1979年6月19日文化部复查委员会办公室发布撤销《关于““二流堂””组织活动情况的报告》的通知。

    而此时,“二流堂”“小家族”里的剧作家汪明,备受折磨,死于安徽劳改地。

    戏剧家田庄,熬不过年年苦难,英年早逝。

    而黄苗子、郁风夫妇被关了7年的监牢。

    ▲最后岁月

    在夫人新凤霞去世后不久,吴祖光由于心情郁闷和年迈,

    血管硬化引起脑血管栓塞,

    曾先后三次住院。

    但他依然保持着乐观的生活态度。

    平日,他经常站在自家的阳台上眺望,看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脸上流露出笑容……他还经常坐在轮椅上,

    由保姆陪着下楼去遛弯儿或去理发馆刮脸洗头,这是他认为最惬意的时光。

    吴祖光从小就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

    几年前,他虽然把他和新凤霞的藏书捐给了北京戏曲学校,可后来他收集的书又把家中的书柜装得满满的。

    吴祖光还特别喜欢看足球比赛,几乎场场都看。

    其女儿吴霜笑着说:“爸爸年纪大了,看电视经常打瞌睡,可是看足球、拳击、京剧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尤其是看足球比赛,俨然一位20几岁的青年,嘴里不时地嘟囔着:‘犯规’……他虽然年迈体弱,

    大脑不像以前那样好使唤,可看起球来表情却很丰富。

    吴祖光偏爱甜食,尤其爱吃汉堡包。

    为让老人笑口常开,吴霜还特意养了一对小宠物———Baby和PP。

    吴老最喜欢PP,每当他见到PP满屋跑淘气时,脸上总露出舒心的微笑,这两只可爱的小动物已成为他的“宠儿”。

    吴祖光时常摸摸它们,逗逗它们,诙谐地说自己家里现有“八口”——自己、女儿、女婿、外孙、

    两位保姆还有Baby与PP处世观念

    吴祖光生于一九一七年,

    彼时军阀混战,

    国家处于贫弱交加内外交困时期;

    及至成年,恰又逢上日寇侵华,民族危亡;待到新中国成立,

    吴祖光正处盛年,

    是创作的黄金时期,

    按理,作为少年即得大名,

    当时中国文坛屈指可数的优秀剧作家之一,

    本应该是写出更多能够揭示时代面貌的戏剧作品的时候。

    但很不幸,没过多久,整个国家就被推进到一种只准说梦话严禁说真话的状态,再后就是众所周知的十年浩劫。

    能够最终劫后遗存,进入晚年,是惟一的那么一点点苍凉的幸运;我平常一直认为,像吴祖光先生这辈人确实是生不逢时的。

    想来,和吴祖光一样有那些时代经历的人,有这种“生不逢时”的人生慨叹者,当不在少数。

    吴祖光的好友、书画家黄苗子,曾赠语吴祖光:“生不逢时,才气纵横。

    ”这八个字,一方面自然评的是吴祖光,赞其之才,叹其之遇,另一方面又何尝不可以为黄苗子的自况呢。

    但吴祖光不同意他这位好友的赠语,自下断语曰:“生正逢时,死不介意。

    ”吴祖光时常同友人表达这样一个意思:整个二十世纪最精彩的六十年都赶上了,怎么能说是“生不逢时”呢?吴祖光晚年书法自成一体,幽俊飘逸,

    沉雄大度,求字者络绎不绝。

    据说,吴祖光总是将“生正逢时”这四字书幅送人,前前后后给人写了有上千条之多,不管是达官贵人,

    还是升斗小民,

    赠送的都是这四字。

    但我看到的这一幅,尽管字势开张飘逸,却并非用的毛笔,而是硬笔,该是垂暮之年衰弱到难以挥毫时所写。

    以此也可见吴祖光先生的豁达心境。

    吴祖光一生遭遇算不上多少顺利,相反,倒可以说是坎坷多磨。

    进入新社会以后,同绝大多数当时的知识分子一样,无一例外地遭遇覆顶之灾。

    到了晚年,本该享享清福吧,又为“国贸案”一篇杂文惹上官司,搭进好几年,不得安宁。

    但吴祖光缘何还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人表示自己“生正逢时”?我的理解是,像吴祖光这样正直、

    敢于说真话的人,

    身上有一种我们传统文化中常说的“士”气,有一种浩浩荡荡的风骨气节。

    因了这种“士”气,这种浩荡风骨,他们不拘于一人一时,一时一事的遭际得失,不于个人小处戚戚艾艾,

    而是风物放眼,

    着眼于大处,着眼于整个时代,个人遭际自如芥子之与须弥。

    安如五岳之高山,静如平湖之秋月,君子达观天下,吴祖光晚年的豁达可作如是观。

    编辑本段书目年表

    ▲著作书目

    《凤凰城》(剧本)1939,生活

    《正气歌》(剧本)1942,文艺奖助金管委会出版部

    《牛郎织女》(剧本)1943,启文书局

    《夜奔》(剧本)1944,未林出版社

    《孩子军》(儿童剧本)1944,新联出版公司

    《风雪夜归人》(剧本)1944,新联出版公司

    《少年游》(剧本)1945,开明

    《后台朋友》(散文集)1946,上海出版公司

    《嫦娥奔月》(剧本)1947,开明

    《林冲夜奔》(剧本)1947,开明

    《捉鬼传》(剧本)1947,开明

    《艺术的花朵》(散文集)1955,新文艺

    《风雪集》(剧本)1955,人文

    《画家齐白石》(报道)1956,北京

    《荒山泪》(京剧)改写,1957,

    戏剧

    《踏遍青山》(戏曲本)1979,群众

    《求凰集》(剧本)1980,四川人民

    《咫尺天涯》(剧本)1980,四川人民

    《闯江湖》(剧本)1980,戏剧

    《吴祖光剧作选》 1981,戏剧

    《童童》(剧本)1981,陕西人民

    《花为媒》(电影文学剧本)1981,河北人民

    《枕下集》(诗集)1981,山西人民

    《吴祖光论剧》(论文)1982,戏剧

    《吴祖光散文选》 1982,江苏人民

    《牛女集》(剧本)1982,宁夏人民

    《吴祖光悲欢曲》(传记)1986,四川文艺

    ▲研究资料书目

    《风雪夜归人》的舞台艺术(王正等编)1984,戏剧

    《吴祖光悲欢曲》(许国荣、张洁)1986,四川文艺

  • 作品评论
  • 评论加载中..

    联系电话:025-86300400 13951878557 | 总编信箱:hkartyy@163.com | |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苏ICP备12029066号-1



       
    香港书画网微信二维码 香港书画网QQ二维码

    艺缘网络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