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闻|【艺缘网】旗下-香港书画网

推荐

当前位置:新闻中心首页  »  资讯  »  忆穆棣老师讲授故宫《伯远帖》

忆穆棣老师讲授故宫《伯远帖》
  • 忆穆棣老师讲授故宫《伯远帖》

    加载中
  • 状态:
  • 类型:资讯
  • 来源:
  • 地区:
  • 更新时间:2018-11-5 8:48:55
  • >>>> 0顶一下 >>>><<<< 0踩一下 <<<<
  • 忆穆棣老师讲授故宫《伯远帖》-资讯简介
  •        忆穆棣老师讲授故宫《伯远帖》

     

        穆棣老师是我心中十分尊敬的一位师长和挚友。记得那是1994年,穆棣老师四十七岁那年,在北京的北海公园有缘偶遇穆棣老师。他那种平易近人,又具有文人气质的言吐,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书法理论方面的才华实在是令人佩服,他给我讲授中国书法史,我印象特别深刻的,就是他所讲“三希”方面的一些理论知识,尤其是“三希”之一的《伯远帖》。每当我回忆起那一刻,就总是有一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今年是穆棣老师的七十大寿,在此祝愿,穆棣老师七十大寿岁岁平安,永葆健康。

        近期看到了穆老师200810月的一篇,关于<王珣《伯远帖》真迹之谜解密>一文,实为感慨。这应是穆老师六十一岁时的采访记录。仔细分析这篇采访记录后发现,这与当年穆老师四十七岁时,与我讲授的关于故宫《伯远帖》,真与假的问题并不矛盾。在这里穆老师所讲的都是故宫《伯远帖》的一些辅助依据,但当年与我所讲授的,基本上都是此帖的主要依据。即是帖文内容本身的问题,依我看来两者并不矛盾。辅助依据像是真迹,那么像归像,但究竟是不是,则是另一码子事。正如采访记录中穆老师所讲:“我发表过《王珣<伯远帖>考》。对于此帖确实下过一番苦功,但功夫是否不负苦心人,则尚有待学界的检验。”穆老师对于此帖的研究,确实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但是所下的这番苦功,它到底是负,还是不负苦心人呢?穆老师谦虚的认为,则尚有待于学界的检验。由此看出穆老师对学术研究的严谨态度。并没有一口咬定什么“伯远真。”因为穆老师十分的清楚,他的这些研究,都是此帖真假的辅助依据,并解决不了帖文内容的问题,并非是此帖的主要依据。

    记得当年穆老师向我讲授此帖时,也是称此帖为隐性积案。所谓隐性积案,我的理解就是一件真假隐藏不露,潜伏性很强的陈年旧案,长时间无法解决积累下来的案件。穆老师称,之所以这么称谓此帖,就是因为此帖的帖文内容无人知晓,不知晓所以争议就少。争议少,而帖文内容又无人知晓,所以就成为了隐性积案。仅有的一点争议,也只是在墨迹上,并非在帖文内容上。具体表现就是在唐摹与真迹之间。可察的就是吴其贞《书画记》和日本的《书道全集》。要定案显然依据不足,而此帖无法阅读,却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不知此帖讲些什么?说些什么?不知王珣写这封信的用意,就不好将此帖认定为真迹。穆老师同时还例举出《伯远帖》真迹的几种可能性。

    一、一种是真迹可能还在人世间。

    二、另一种是真迹可能早已就不在人世间了。

    三、除去这两种可能,那么唯一的可能也就只能等待出世了。

    穆老师讲这几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为此,此帖才称之为无法定案的隐性积案。这是穆老师1994年四十七岁时,对故宫《伯远帖》的态度。

    到了1995年穆老师四十八岁这年,据穆老师采访记录讲,穆老师是在不经意中,在《中国书法》1995年第六期中的彩页上瞥见到,卷中第五行“峤”字左侧有一方残印。穆老师估测,这残印大约是原印大小的六分之一,印文模糊,残缺,推测大概是“殷浩”二字。有人认为穆老师发现了真迹的印迹。我认为此印大约只是原印大小的六分之一,就是说此印记并不完整,且印文模糊不清。只能是一个大概的估计,充其量也只能算作疑似“殷浩”印。

        由于穆老师不经意中发现了疑似“殷浩”印的印迹。从这时起穆老师将此帖真假的研究重点,由主要依据全部的转移到了,此帖的辅助依据“殷浩”印上来。努力在此有所突破。但是这让穆老师万万也没有想到的是,穆老师由此就坠入了一个陷阱。此残印的缺损部分,原本是同徽宗皇帝题鉴、印玺及宋代章一起被切割掉的。没有切割掉的这部分残印留在帖中,是因为如果要将这部分残印也一同切割掉的话,那么势必就会损伤此帖的墨迹部分。将残印置于此帖之外,由上到下画一条直线就可以看出,如果将这部分残印,完全、彻底、全部、干净、毫无保留的,一同将其切割掉的话。实话实说,那么将会有部分的墨迹同时受损,就会出现部分墨迹一同也会被切割掉的情况发生。要是这么一来,此帖就会变为了残帖。如“永为畴古”的“古”字,“远隔岭峤”的“远”字与“隔”字,以及“不相瞻临”的“相”字的墨迹,都会造成不同程度的损伤。这样一来,此帖还能卖上好价格吗?为了此帖的墨迹不受损伤,故而此帖才特意的保留了这六分之一的残印。

        现有些个别人写上几年的毛笔字就了不得了,开始指责这个,指责那个。大讲什么单字放大,单字放大的核心,就是“非摹是写”而“非摹是写”是解决不了所有问题的。请先搞明白下例问题,再讲什么是真正的字放大吧:

    一、王珣因何事写这封信?

    二、这是一封什么性质的信?

    三、王珣为什么要写这封信?

    四、王珣写这封信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五、《宣和书谱》例出的三项原则与三条标准讲的是什么意思?

    六、宋朝米芾鉴定评语为什么说:“纵任自喜,古雅余者也。”?

    七、宋徽宗赵佶皇帝题鉴为什么被割掉,印章为什么被刮掉?

    八、清初吴其贞《书画记》为什么被乾隆拒之《四库全书》的大门之外?

    九、帖中“殷浩”印为什么会变残?为什么帖中还要特意的保留这六分之一的残印。

    十、人所共知,宋朝米芾是此帖鉴定的主要负责人,王肯堂凭的是什么,说此帖“即赏鉴家如老米辈亦未之见”。?

    十一、在此帖回归前,周总理曾指示回归人员,要先请教一下郭沫若先生,郭老讲此帖“是真是假问老米,老米不在问字典”。为什么有现成的宋朝官方正式的鉴定,不去作考证,反而却偏偏对一个私人,非正式的个人言论而纠缠不休呢?

    十二、为什么《中秋帖》也是“非摹是写”,只因缺少了几个字,就是不完全临本。而故宫《伯远帖》缺字、多字、改字、就不是不完全临本呢?而且此帖最后一个字“临”字,它明确的告诉了后人此帖是临帖。

    在上述问题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之前,大讲单字放大,没有任何的意义。单字放大所要表明的就是“非摹是写”,而“非摹是写”必须同帖文内容相结合,才能完整的、准确的反映出当时的时代气息与社会活动情况,两者缺一不可。古人给我们留下的是墨迹,但是通过这件墨迹它所反映出的却是当时的社会活动。古人不是让我们去崇拜王珣的书艺,关于这一点《宣和书谱》讲的是再清楚也不过了,米芾在这方面也有明确的答案。《中秋帖》同样也是“非摹是写”没有廓填、勾摹,此帖恰恰同《中秋帖》一样,作伪者在原文的基础之上,通过对原文的拆、改、添、去等手段,将原文进行了簒改,人们则很难理解作者的用意。难道《中秋贴》不是这个样子吗?所以真迹必须是既要非摹是写,同时也要文章内容正确,能够如实的反映当时的社会情况和作者的用意。

    结论:有大宋朝对此帖的鉴定在先,清乾隆对此帖的评价在后。要认定乾隆对此帖的评价,就必须要拿出事实依据,先来否定大宋朝对此帖的鉴定。单字放大“非摹是写”,只知珣书,却不知珣词、晋语,是否定不了大宋朝对此帖的鉴定之结论的。

        因此文与穆老师有关,这里需要说明一下。我对穆老师的看法,不会因此一点小小的失误,而改变我对穆老师的敬佩之意。穆老师是我的引路人,同时也是我的启蒙老师,感谢穆老师当年的引路。假如没有当年穆老师的引路,如今我不会对此帖有如此大的兴趣。最关键的是与当年穆老师,给予我的点拨与点化,是有者密不可分联系的。


    上一篇:察启功关于对故宫《伯远帖》之鉴定(三) 下一篇:就故宫《伯远帖》的用笔形制谈一点看法
  • 资讯评论
  • 评论加载中..

    相关图片新闻

    联系电话:025-86300400 13951878557 | 总编信箱:hkartyy@163.com | |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苏ICP备12029066号-1

    免责声明:本站有部分新闻是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香港书画网微信二维码 香港书画网QQ二维码

    艺缘网络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