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闻|【艺缘网】旗下-香港书画网

推荐

当前位置:新闻中心首页  »  资讯  »  看董其昌、乾隆皇帝强推御藏《伯远帖》为真迹之感

看董其昌、乾隆皇帝强推御藏《伯远帖》为真迹之感
  • 看董其昌、乾隆皇帝强推御藏《伯远帖》为真迹之感

    加载中
  • 状态:
  • 类型:资讯
  • 来源:
  • 地区:
  • 更新时间:2018-11-4 20:46:27
  • >>>> 0顶一下 >>>><<<< 0踩一下 <<<<
  • 看董其昌、乾隆皇帝强推御藏《伯远帖》为真迹之感-资讯简介
  •        看董其昌、乾隆皇帝强推御藏《伯远帖》为真迹之感

     
    中国古代书画能否得到健康有序的流传,鉴真辨伪是否正确,是相当关键的。那些歪曲事实,刻意的去制造讹语,以讹传讹的做法,是不利于古代书画健康有序流传的。董其昌、乾隆等人不顾历史事实,强推御藏《伯远帖》为真迹,就是一件十分典型的实例。
    要讲“真”字,真就是要符合客观实际,确实是出于书家本人的作品。御藏《伯远帖》那一点是真正的出于王珣本人之手的作品,有什么依据说是出于王珣本人的作品。此帖所写的是什么内容,讲的又是什么事情,这些基本问题他们都没有搞清楚,对于前人的鉴定结果,又视而不见。光讲一些空洞无味、华丽漂亮的语言来混淆视听,误导人们的思维。与宋代书法家、鉴赏家、收藏家米芾为朝廷内府所藏书法作品的鉴定评语唱对台戏。与宋《宣和书谱》的精神背道而驰。与唐代鉴赏家张怀瓘对王珣个人特征与个人风格的评价唱反调。
    唐代鉴赏家张怀瓘认为,王珣的个人特征是“才有得失、时见高深”,个人风格是“绝长补短、智均力敌”。从御藏《伯远帖》的那一点能够看出王珣的什么“才”得,又什么“才”失呢?得的一方高深又体现在什么地方呢?此帖的长处是什么,短处又是什么?长处是否能够弥补短处?这些疑问都无从解答,所以御藏《伯远帖》不符合王珣的个人特征与个人风格,不是出自于王珣本人之手的作品。
    宋《宣和书谱》提出,只有这样的《伯远帖》才是王珣本人的真迹,有三项原则:
    一、才学文章出色(他是以才学文章被遇的)
    二、珣词与众不出(文章中的珣词翰为当时宗师)
    三、书艺略显不足(书艺不如胞弟王珉,僧弥难为兄之语)由此得知御藏《伯远帖》不是真迹,真迹的标准应是:
     一、盖其家范(在文才上盖过他们王家的规范文本)
     二、世学(其文本是世人学习的极好教材)
     三、书艺虽然差点事,但是并不妨碍,也不影响晋室的人们对王珣作品的羡慕与贪求。
    从以上诸条得知,只有这样的《伯远帖》才能够是王珣的真迹。最后定语:“此珣之草圣亦有传焉”。那么什么样的《伯远帖》不是王珣的真迹呢?这里同样有解答。
    一、[题解]
    前面谈了什么样的《伯远帖》是王珣的真迹,后面再来谈一下什么样的《伯远帖》不是王珣的真迹。这就不能不提到宋代书法家、鉴赏家、收藏家米芾,在这次为朝廷内府所藏书画作品鉴定中,对于此帖所做的鉴定评语了。米芾在中国几乎是一位家喻户晓的人物。他主持并且总负责了这次朝廷内府所藏书画作品的,重新、全面、较为完整的鉴定与整理。对御府所藏书画作品作了一次重新的定位。米芾精通鉴定古代书画作品的能力是绝无仅有的。他广泛的收藏各个朝代名人名家的书画作品,他见多识广。从中磨练出了一双火眼金睛,因此他总结出了一整套鉴定古代书画作品行之有效的方法。这就使得他对于古人书画作品的理解能力的程度,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完美境界。所以才显示出了他对于古代书画作品鉴定的权威性是无可置疑的。
    关于御藏《伯远帖》到底是真迹,还是赝品这一问题上。经米芾认真仔细的鉴定后裁断,其鉴定评语是:“其家世学,草圣有传,今不见其草迹。即此真行,已足名家。观其下笔,力变右军父子,而无一笔诡于正。所谓,纵任自喜,古雅余者也”。
    二、[分评及评释]
                               其  家        世  学         
    在这次的鉴定过程中,王珣他们家能够让世人学习的书法
    ,                  草圣         有传,      今    不见其
    作品当中,唯独只有他的草书《三月帖》有流传,可惜如今却看不见他
    草            迹。      即   此  真行,                已
    草书《三月帖》的墨迹了。就目前的这件行书《伯远帖》来讲,也已经
    足       名家。            观  其  下笔,    力  变  右军
    充分的堪称名家之作品了。仔细观看他的下笔,是有力争变成右军
    父子,                而无  一笔       诡   于          
    父子笔迹的趋势,但是却没有一笔是能够欺诈得了名家王珣
    正。                       所谓,   纵  任               
    正宗正统字迹的。皇帝赵佶还不承认,纵然任着性子又是题鉴
                       自   喜,            古雅     余者也。
    ,又是钤盖印玺等做法的自我欢喜,依我看来他赵佶是古朴雅致的多余了。
    (其:代词、代第三人称、他、他们。世学:世人学习。草圣:指草书《三月帖》。草迹:指草书的墨迹。即:目前。此:这、这件。真行:书法其中的一种书体,指行书《伯远帖》。已:已经。足:充分。力:力争。变:变成。而:连词(连接语意相反的成分,表示转折)。诡:欺诈。于:介词。正:正宗、正统。所谓:(某些人)所说的或所做的(含有不承认之意)。纵:纵然。任:任性。古雅:古朴雅致。余:多余、过头。)
    [此评语明确指出了此帖就是一件赝品。至此可以看出来米芾对于造假是无比的痛恨,毫不留情面。在鉴定过程中,真就是真,而假就是假。决不因有当朝皇帝的印迹,而改变此帖的性质。忠诚的履行自己的职业道德,而不是随波逐流,阿谀逢迎。不像董其昌、王肯堂等人见到此帖后不分青红皂白,只看帖中有徽宋皇帝题鉴、印玺及宋代章,就一口咬定是王珣的真迹。
    至此还可以看出米芾在鉴定古代书画时,所具有的独立的人格,不畏权贵、不畏强权,不做人云我亦云没有自己主张的事情,有自己独立的思维。同时还可以看到米芾鉴定古代书画水平之精良。常言到:“善书不鉴、善鉴不书。”米芾是中国历史上极少数的几位既能书又能鉴,书鉴双全的书法家与鉴赏家,这除了米芾本人自己刻苦钻研、虚心学习之外,还得益于他对中国各个朝代古代书画的收藏,他又是一位收藏家。]
    三、[总评]
    将米芾对御藏《伯远帖》的鉴定评语与《宣和书谱》文章内容相比较,做一下总评。从中可以发现两者都共同的认同御藏《伯远帖》不是真迹。只是它们的表达形式是不同的。《宣和书谱》主要讲的是什么样的《伯远帖》是真迹,并加以说明。而米芾的评语主要讲的则是什么样的《伯远帖》不是真迹,并加以评论。《宣和书谱》是以向读者介绍、说明某种作品真迹的特点及缺陷为主的文章体裁,是以说明文为主的文章体裁,类似于当今介绍某种产品或商品的性能和使用方法。《宣和书谱》所介绍的是此帖的真迹应当具备那些素质和原则,之后加以说明。而米芾的鉴定评语则是向辨友(皇帝赵佶)争论、辨论某种作品真与假的区别,提出自己主张的文章体裁,是以论说为主的文章体裁,类似于当今对某种学术观点持有不同的见解,而发表的论文。它所争论的是此帖的真与伪的区别在什么地方,之后提出具体的依据。两者的文章体裁虽然有所不同,但是两者所阐述的观点是完全一致的。
    同:草圣(草书《三月帖》)的刻本有流传,是真迹。米芾评语称:其家世学,草圣有传,今不见其草迹。《宣和书谱》称:此珣之草圣亦有传焉。(除此之外王珣其它的作品不是真迹)。
    异:一、米芾的评语是以论说的方式为手段,用以理服人的方法,有理、有据的向徽宗皇帝赵佶展示了御藏《伯远帖》具体什么地方说它不是真迹。
    论点:其家世学,草圣有传,今不见其草迹。只有草书刻本有流传是真迹。所以论点是御藏《伯远帖》不是真迹。
    论据:观其下笔,力变右军父子,而无一笔诡于正。“正”王珣正宗正统的字迹是要点。那么米芾是否亲眼见过王珣正宗正统的字迹是关键。这一问题米芾的《书史》给出了圆满的答案。米芾《书史》曾提到晋贤十四帖中王珣帖,是检校太师李玮在侍中王贻永家购得,是自五代以来就一直在丞相家珍藏,后来经侍中王贻永收藏。这表明米芾是亲眼见过王珣帖的。米芾对王珣书写的字迹是非常熟悉的。米芾就是依据他曾亲眼目睹过王珣正宗正统的书写字迹,因而断定此帖竟无一笔是王珣本人书写的。所以断言“而无一笔诡于正”。这也反映了当时确两件真假不同笔迹的王珣《伯远帖》存在。
    论证:所谓,纵任自喜,古雅余者也。这也反映了当时徽宗皇帝赵佶对赝品假帖的固执与任性,拒不承认御藏《伯远帖》是件赝品的事实,纵然任性,不听劝阻。执意在赝品上题鉴、钤盖印玺及宋代章等违反事实的事情。于是鉴者米芾也表示无可奈何,提醒徽宗皇帝赵佶,你这样做是古朴雅的多余了,过头了。此论证当时确有赝品以假乱真的事情发生。
    异:二、《宣和书谱》是以介绍、说明的方式为手段,以解说事情事物的原貌服人的方法。观察、分析有条理向读者介绍说明《伯远帖》应当具备那些素质原则与标准才是真迹。
    1、首先向读者介绍了王珣作品的名气从何而来。是因王珣文章写的好,以才学文章被遇,皇帝看中的是王珣的文章水平。
    2、进一步介绍了王珣文章的特点与长处,介绍了中国语言文化的艺术化是来自于珣词。珣词有翰为当时宗师之称。
    3、客观的一分为二的指出了王珣作品的不足之处。既书艺上不免有些差点事,有僧弥难为兄之语。
    所以依据上述三项原则,今王珣真迹《伯远帖》并没有著录这部书中。那么究竟什么样的《伯远帖》才是王珣的真迹呢?这里例举了三条标准做一下说明。
    1、所写文章内容要能够盖其家范。
    2、文章中的珣词要能够为世人学习。
    3、书艺差点事关系不大,是不会妨碍、也不会影响为晋室的人们所羡慕与贪求的。
    可以看出这两篇文章均认为御藏《伯远帖》不是真迹。只是因为它们各自书写的方式方法不同,所表现的语意不同罢了。但问题的实质却是相同的。
    一篇是以米芾为首的朝廷书画鉴定委员会,它代表着整个的大宋朝。并非只代表朝廷内府,内府所藏书画只是整个大宋朝的一部分,这个逻辑关系一定要搞清楚。只对朝廷内府所出具的鉴定评语。它代表着朝廷鉴定委员会的意志,所做出的正式的鉴定文书。是具有法律意义的。
    另一篇则是以朝廷典籍图书的形式编著的。它也代表着整个大宋朝。但实际并非如此,这只是整个大宋朝所藏古代书画的一部分,这个逻辑关系也要搞清楚。目的是让人们了解朝廷内府所藏图书,并不是以鉴定真假为目的。典籍是代表着一个时代所做出的文字记录,所以在编著时要以法律文书为依据,不能以皇帝赵佶个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因此在编写著录时就以介绍、说明王珣真迹为主,既应具备什么样的原则标准才是王珣的真迹。
    有人讲此帖中原有徽宗皇帝题鉴、印玺及宋代章,明末清初时顾复《平生壮观》吴其贞《书画记》曾有记载,惜被后人割掉、刮去。事实证明,正是因为有米芾对此帖的鉴定评语,才迫使此帖的拥有者不得不割掉题鉴,刮去印玺,来满足米芾鉴定评语的要求。以此来掩盖其赝品的事实。是销毁此帖赝品证据的行为。努力的使人们看不出任何的疑点,来以假乱真,以营造此帖就是真迹的假像,继续的迷惑众人。这就是为什么明末清初有人,将帖中原有徽宗皇帝题鉴、印玺及宋代章从帖中割掉刮去的主要原因。
    现如今虽然御藏《伯远帖》中徽宗皇帝题鉴、印玺及宋代章被割掉、被刮去。但由于董其昌等人的误导,凭借乾隆皇帝的威望。不少人对真迹《伯远帖》缺乏基本的了解,对北宋时期的那段惊心动魄针锋相对的真与假的博弈淡忘了,记不清了。眼前只看到董其昌、乾隆皇帝,仿佛人们又回到了北宋时期的那种情
     


    上一篇:议《东晋王谢风流、墨迹大概只剩它了》 下一篇:观<宣和书谱>辯故宫<伯远帖>之真伪
  • 资讯评论
  • 评论加载中..

    相关图片新闻

    联系电话:025-86300400 13951878557 | 总编信箱:hkartyy@163.com | |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苏ICP备12029066号-1

    免责声明:本站有部分新闻是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香港书画网微信二维码 香港书画网QQ二维码

    艺缘网络出品